视频源 368观看

  • 1080p4kvm.com

将夜: 1x47

第 47 集 书院两条路线的战斗

宁缺正在洗脚,桑桑来帮着宁缺擦拭干净,宁缺让桑桑等到他把被窝焐热了再进来,桑桑轻轻嗯了一声就端着洗脚水出去了。当桑桑收拾完下面的案几进入房间的时候看到宁缺躺在床上已经睡着了,桑桑微笑看着宁缺想起白天宁缺的话,知道他已经打算要找个少奶奶了,这让桑桑的心莫名的疼痛。想起那个如雪一样晶莹的女子莫山山,桑桑似乎在自语也好像是告诉熟睡的宁缺,那个莫山山真的很好,比她要好。次日,桑桑很早就起床收拾好一个小包裹准备离开,对着熟悉的老笔斋是那么的恋恋不舍。桑桑终究下定决心轻轻关上房门转身离开了,抚摸着外面柱子上的老笔斋三个字,桑桑嘴角露出微笑,眼睛里却分明都是泪水,心也变得非常的疼痛,桑桑快步跑开离开了老笔斋。当宁缺醒来就叫桑桑拿他的袍子来,可是连续叫了好几声都没有得到回答,宁缺就独自穿鞋下地。此时,桑桑去了曾府,询问自己是否是他们的女儿,是否真的可以搬回来住,曾静夫妇开心不已慌忙让人去准备给桑桑洗澡更衣,桑桑轻轻的向两人道谢。曾夫人觉得桑桑一大早过来或许是有事,也告诉桑桑本来就打算去找宁缺的,桑桑立时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声称自己已经不喜欢宁缺了,也不想住在那里了。曾静发现事情不妙,意识到是桑桑自己回来了,就遣退了下人,认为这件事应该和宁缺说一声。桑桑一听这话就要走,被曾夫人赶紧拉住埋怨曾静不会说话,桑桑请二人一定不要把自己在这里的事情告诉宁缺,曾静夫妇慌忙答应下来。可私底下,曾静觉得这件事应该跟王后说一声,毕竟是十三先生府里丢失了人,他身边的人一个也惹不起,就是宁缺本人也是惹不起的。曾夫人警告曾静如果因此把桑桑弄丢了,饶不了他,曾静两面为难。宁缺四处寻找桑桑并未找到,想找点吃的厨房里也是干干净净的,嘴上不停的“骂”桑桑都变成了野丫头。宁缺找不到吃的就去拿银子打算自己出去吃,可是却发现银子少了一半,这才意识到出事了,随后就慌忙去找齐四爷,让他帮忙寻找桑桑,齐四爷保证只要桑桑在这个城里就一定帮着他找到。宁缺回到家里,似乎看到桑桑在跟自己打招呼,开心的冲过去欲抱着桑桑却发现只是幻象,宁缺着急的大叫桑桑。李渔告诉宁缺桑桑在曾静的府里,并且埋怨宁缺回来就只是陪着莫山山,忽略了桑桑的存在也难怪桑桑离家出走。宁缺指责李渔不及早说出来,才导致桑桑离家出走,李渔告诉宁缺桑桑不是离家出走而是认祖归宗了。宁缺跑到曾静家里兴师问罪,并不承认桑桑是曾静的女儿,曾静跪地感谢宁缺救了桑桑。但同时也觉得桑桑是他的女儿不能继续伺候宁缺,宁缺霸道表示他是户主,按照大唐律例只要他不同意就没有人能带走桑桑,曾静起身有些气愤的指责宁缺蛮不讲理把自己的女儿留作侍女。宁缺声称自己是书院的十三先生,惹恼他的话一把火烧了学士府,桑桑冲出来让父母不要怕宁缺,并且认为宁缺也不会那么做,即使真的那么做了她去找君陌,让君陌出面收拾宁缺。宁缺眼神凌力的瞪了桑桑一眼,大声“呵斥”桑桑胆大包天居然敢跟他叫板,桑桑立时吓得气焰低了许多,怯怯的叫了一声少爷,宁缺一把拉过来桑桑,让曾静夫妇出去,他要和桑桑单独说话。两人在曾静夫妇离开以后,宁缺大发雷霆,指责桑桑忘恩负义,他养大了桑桑,桑桑却要离家出走背弃他。桑桑也大声反驳宁缺自从八岁开始就是她洗衣做饭养活宁缺,即便是赚钱也是她出主意卖字画的。宁缺也大声争辩是他拼死拼活在外拼杀赚钱,把所有的钱都给了桑桑,而他也是要跟桑桑过一辈子的。桑桑起初有些激动,可是反问宁缺打算成亲的人凭什么和她过一辈子,宁缺似乎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一下子被桑桑问住了,思虑过后宁缺表示即使自己成亲了也一定会和桑桑过一辈子的,桑桑一听这话非常来气,站在大厅里大声的叫喊,询问躲在后面的父母朝中还有哪些人愿意娶她的,房间里的大学士夫妇慌忙出来告诉桑桑昨天还有人上门提亲的。桑桑立刻表示要嫁人,宁缺厉声警告桑桑不许嫁人,并且训斥桑桑才多大就要嫁人,长的又黑又瘦的谁会要呀。桑桑却大声说大河国的女人年满十四就可以嫁人,她现在年满十六,按照大唐律例都可以婚配了,凭什么不能嫁人,再说她的父亲是当朝一品大学士,师傅是光明大神官,更重要的是她自己还有一万两的银票,话音刚落,宁缺上前就揪着桑桑的耳朵,责骂桑桑凭什么分家,谁准许她分家的。并且“命令”桑桑不许嫁,曾静夫妇同时表示可以嫁,气的宁缺再次将曾静夫妇赶出去。

Dec. 14, 2018

留言

*
Add a display name
Email *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