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源 214观看

  • 720p4kvm.com
  • 标清
  • 1080P4kvm.com

权力的游戏: 6x9

私生子之战

弥林城仍在奴隶主舰船的狂轰滥炸之下,对这种情况主政的提利昂难辞其咎。不过丹妮莉丝也必须承认提利昂的管理能力,在战争爆发之前,贸易量大增,人民拥戴丹妮莉丝的统治。非奴隶制城邦的弥林在壮大,奴隶主不希望看到这个结果,这才是他们发动战争的原因。丹妮莉丝打算对奴隶主实施惩戒,不仅要处死奴隶主,烧毁舰船,杀光为奴隶主卖命的士兵,还要夷平不肯臣服的奴隶制城邦。提利昂提起当年疯王在君临城陷落前,也曾想用野火烧死全城人,这才被詹姆所杀。丹妮莉丝的计划就和当年她的父亲如出一辙,所以提利昂建议用另一种方法。在弥林城外的高山上,丹妮莉丝和奴隶主进行谈判。三名伟主觉得胜券在握,错误的认为丹妮莉丝是想求和。直到黑龙卓耿从天空呼啸而过时,他们才意识到自己大错特错。丹妮莉丝骑在卓耿背上,大金字塔下蛰伏许久的雷哥和韦赛利昂也在母亲的召唤下腾空而起。三条飞龙在海面上盘旋,从未见过真龙的船员目瞪口呆,愣愣的看着天空。丹妮莉丝一声令下,三只巨龙向船上喷出烈焰。几股龙焰就轻而易举的摧毁了一艘战舰,其他舰只纷纷投降,不再为城邦伟主效命。珊萨坚持和琼恩一起到临冬城外,与拉姆斯·波顿见面。拉姆斯的兵力是琼恩人马的数倍,占有临冬城的地利,还有瑞肯在手,他根本不把琼恩带领的杂牌军放在眼里。琼恩想尽力避免死伤,但拉姆斯不可能接受琼恩提出的决斗。而且珊萨和琼恩必须接受一个现实,瑞肯必死无疑。不论这场仗能否打起来,拉姆斯绝不会留着男性史塔克家族成员,这对他在北境的统治地位是个威胁。目前琼恩能利用的只有拉姆斯的自负,拉姆斯为了彰显他的强大必定会放弃守城,选择与琼恩正面对敌。而波顿的骑兵在与史坦尼斯·拜拉席恩的决战中损失大半,只要在野外战场上扛过骑兵冲击,琼恩就还有几分胜算。这次见面双方没有达到任何和平协议,唯有等到明日决一死战。拉姆斯从容返回军中。两轮弓箭过后,琼恩的战马中箭倒地。看到琼恩徒步站在阵前,拉姆斯下令骑兵冲锋。琼恩抽出长牙,准备迎战面前如潮水般涌来的骑兵。这时琼恩的骑兵队伍及时赶到,替司令官挡下了冲击。两军混战在一起,托蒙德带领的野人部队也加入了战团。戴佛斯的弓箭手部队怕伤及自己人,暂停放箭。但拉姆斯不管这么多,阵前是琼恩的所有军力,他宁愿牺牲全部骑兵也要干掉这些杂牌军。在他一声声命令下,铺天盖地的弓箭飞向混战的人群。阵前马匹和人的尸体越来越多,慢慢堆成了一座小山。所有人都杀红了眼,戴佛斯率领着最后的弓箭队挥舞着长剑,冲入阵前。拉姆斯见骑兵队成功牵制和消耗了琼恩的大部分兵力,于是下令盾牌手和长矛手全部出动。一排排连成片的盾牌从三面围住了琼恩的残余部队,长矛从盾牌后伸了出来。琼恩部队三面是长矛,背面是数人高的尸山,敌人还占领着制高点。随着盾牌一点点逼近,长矛也在一点点的蚕食着琼恩的兵力。试图靠近盾牌的野人也被盾牌后的大剑砍翻在地,连巨人也对林立的长矛无能为力。盾牌围住的面积越来越小,琼恩被战友紧紧挤压着几乎窒息。就在他快要绝望时,一支骑兵冲了过来,仿声鸟的旗帜咧咧作响。培提尔和珊萨骑在马上,远远看着上万艾林谷的骑兵从背后包抄波顿的盾牌阵。后背毫无防备的盾牌手和长矛手如同骑兵铁蹄下的烂泥,瞬间溃不成军。拉姆斯见大势已去,带着几名随从匆忙逃回临冬城。拉姆斯以为凭着高城坚壁,就能抵挡住琼恩的进攻,却没想到巨人冒着城墙上的箭矢,很快就撞烂了城门。但此时的巨人已经重伤力竭,吃力的跪在地上。野人们从他背后蜂拥而入,控制了整个临冬城。满脸血污的琼恩看着这位忠实的朋友,他两次撞开城门(第一次是在黑城堡,琼恩复活后,平息索恩之乱)都为琼恩提供了莫大的帮助。可还没等琼恩开口感谢,一支箭射进了巨人的右眼。庞大的身躯轰然倒下,琼恩愤怒的望向不远处拿着弓箭的拉姆斯。成了光杆司令的拉姆斯,这时提出和琼恩对决。琼恩一声不响,没有要求周围的野人兄弟出手。他夺下一块盾牌快步向拉姆斯走去。飞来的箭矢一次又一次被挡住,等走到跟前时,琼恩用尽全力打倒拉姆斯。为了巨人,为了瑞肯,为了珊萨,琼恩的拳头不停的打在拉姆斯的脸上。当看到珊萨时,琼恩停了手,因为珊萨才更有资格复仇。临冬城头再次挂起了冰原狼的旗帜,红衣祭司梅丽珊卓欣慰的看到自己的预言终于成为了现实。瑞肯被埋在城堡地下家族墓穴中,紧挨着父亲艾德。而珊萨则要实施她的计划,拉姆斯被关在曾咬死后母瓦坦和新生弟弟的犬舍里。饥饿激发了猎犬的本能,它们不再理会拉姆斯的命令,一口口撕咬着曾经的主人。珊萨一动不动的看着这一切,在拉姆斯的惨叫声中享受着复仇的快感。

Jun. 19, 2016

留言

*
Add a display name
Email *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ebsite